我的購物車(0)


  • 其他文章:

讀《黑暗之城──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

城寨死了,城寨又活了過來

讀《黑暗之城──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

阿柿,編輯

 
一九九三年,九龍城寨清拆工程如火如荼,就有兩名「鬼佬」出版精裝書《City of Darkness: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》,收錄三百多幅城寨遺容、三十多篇黑暗之民訪談。城寨死了,書卻活了下來。二十年來不斷加印,銷情不絕。二十年後,城寨早就挫骨揚灰,還為甚麼值得重編出版?

城寨百年滄桑

新一代頂多只知有個「寨城公園」,內有小橋流水、園林景致。更多人對城寨茫然不知,沒有體驗。追源溯本,當地原為「九龍寨」,官府駐兵於此,守備張保仔等海盜。一八四二年,英國佔領港島。清廷在此寨築城防犯英軍,名為「九龍寨城」。後來英國進佔九龍,並於一八九九年驅逐城內清官。日據後,城牆遭拆毀,石頭用來修築啟德機場新海堤。

二戰後,大量難民湧港,「當中不少人搬到這個中國仍堅稱擁有主權的地方」。起初城寨只是寮屋區,後來還索性建起樓房。就算一九五零年發生火災,沒有嚇跑居民,換來只是重建和加建,最後成為針插不下的巨大聚落。多年來港府曾多翻計劃拆遷及重建,皆因外交或戰事而無疾而終。一九八七年,中英雙方秘密協商,終於宣佈清拆城寨。九四年完成清拆。

世界之最 罪惡之城

城寨一度是世上人口最密集的區域:佔地約二萬五千平方米,即二十個標準泳池,卻住了三萬多人。加上治權不清,各方「江湖人馬」一度札根於此,黃賭毒等不法勾當蓬勃發展。書中列出了城寨當年的惡名:「無法無天的國中之國」、「由黑社會控制,罪案、娼妓、賭博和毒品猖獗的貧民窟」、「反烏托邦式的非法活動溫床」、「罪案和齷齪事物的淵藪」、「賤民和被社會排斥者的棲身之所」、「九龍的毒瘤」、「藏污納垢之地」。即使五十年代後,城寨罪案率不比其他區域高,這些惡名一直未能清洗。

一九八七年,港英政府正在磨刀霍霍之際,兩名老外不約而同鑽進城寨,各自拍下奇形怪狀的店舖民居、橫街窄巷,還有小孩老人老闆住民的日常生活。吉拉德和林保賢這兩名攝影師最後得以「合流」,並伙拍本地人Emmy Lung,為出書安排拍攝、訪談、製作等事宜。就在城寨壽終正寢後一年,《City of Darkness: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》面世。

還原真象 正視現實

照片中的城寨,無序、黑暗、密集、艱難。在底層,電線如樹根一樣盤根錯節。在天台,電線又如蜘蛛網一樣到處亂舖。小孩把魚骨天線當成遊樂場的支架,鐵製花籠則囚禁著疲倦的眼睛。訪談中的城寨,混雜著燒臘味、麵粉味、糕餅味,還傳出污水、爛肉、腐屍的惡臭。每隔幾分鐘,飛機從天而降,震耳欲聾。牙醫、工人、郵差、警察、牧師、道友在迷宮中或停或走,看似危險,「猶如置身恐龍的嘴吧裏」,卻又那麼稀鬆平常。

輿論把城寨污名化,照片把城寨浪漫化,訪談又把城寨拉回現實。不管外界鄙夷還是入迷,城寨終歸是幾萬人的家。城寨不是錢鍾書的《圍城》,「城外的人想衝進去,城裡的人想逃出來」。窮途末路、有技無牌的人才想住進城寨,城寨人離開後害怕生活無以為繼。就算逃了出來,卻又想回去。有些得到安置的老人,閒時還是會溜回城寨住。

書中吸毒更新者揚言:「我終於逃離九龍城寨,但我感到香港有很多個九龍城寨,我感到全世界都有很多九龍城寨,有好多地方都是窮人住在一起,如果你能逃出去,要再入去幫裏面的人?如果我們逃離城寨,就不再回去,就沒有人幫助他們了。」誰料到在大都市的爛皮毒癰之上,可以開出如此艷麗的花朵?

負惡名而破滅 從想像中重生

二十年後,重臨九龍城寨,還有甚麼值得大書得書?城寨死了,不只書活了下來,連城寨也活了下來。Jon Resnick在〈流行文化與城寨〉一文中稱:「借用赫爾達的說法,三位藝術家都發現城市頽敗有一種浪漫之美。這肯定是令九龍城寨在流行文化中有如此大吸引力的特點之一。它也激發了一些周遊世界去拍攝廢棄建築物,捕捉所見的美感。」現在流行的「廢墟攝影」,正是一例。

如今,各式文藝作品都取材自九龍城寨。電影有《重案組》、《省港旗兵》、《城寨出來者》、《O記三合會檔案》、《Bloodsport》、《蝙蝠俠──俠影之謎》等。動漫畫有《攻殼機動隊》、《淚眼煞星》、《BLOOD+血戰》、《九龍城寨》等。電子遊戲有《Call of Duty: Black Ops》、《莎木II》、《生化危機6》、《九龍風水傳》。除了本書兩位老外,日本人對城寨更為入迷。連鎖遊樂場Warehouse川崎店就以城寨為主題而建,燈光昏暗,招紙亂貼,還有廣東話的閒聊聲。二十年來,城寨從文化想像躍升為文化品牌,讓城寨活下去,也成為新書的養份。

香港高速地遺忘過去,就連城寨也不例外。城寨原址蓋了公園,只留下清代的舊衙門,再難想起那段髒亂的歷史。流行文化卻不停挖這個瘡疤,讓人撥開記憶上的灰塵。《黑暗之城──九龍寨的日與夜》是城寨的磁力共振掃描,助你跳出文化想像,重新認識被誤解了的城寨。

日本電腦九龍城砦影片

影片來源:Snow Vega

新舊對比

出版年份書 名裝 幀頁 數尺寸(mm)
1993 City of Darkness: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 精裝 216 270 x 273
1999 City of Darkness: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 平裝 216 270 x 273
2014 City of Darkness: Revisited 精裝 356 270 x 273
2015 黑暗之城──九龍城寨的日與夜 精裝 450 249 x 226

《黑暗之城──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保留原書三十多篇訪問。原書Charles Goddard的押卷作The Clearance不見了,換成Fionnuala McHugh的《清拆九龍城寨》。Peter Popham的〈九龍城寨──本來面目〉、梁秉鈞(也斯)的〈九龍城寨──我們的空間〉、Charles Goddard的〈供水到城寨〉三篇都保留。

新書新增四篇專文:〈虛妄與真實〉(林保賢)、〈迷你的城市建築〉(James Saywell)、〈傳說中的「三不管」地帶〉(呂大樂)、〈世上最邪惡之城〉(Cathie Breslin)、〈流行文化與城寨〉(Jon Resnick)。書後還有作者簡介〈城寨三劍俠──黑暗之城的班底〉和〈九龍城寨大事年表〉。地圖索引由木顏色手繪圖換成線筆畫。

*圖片引用自http://cityofdarkness.co.uk
*85折優惠期至2015年10月28日
*超閱網保留所有優惠最終決定權

關圖書推介

5件產品

設置升序說明

格子 列表

5件產品

設置升序說明

格子 列表

Loading...
Please wai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