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購物車(0)


10.19 - 10.22買滿$299即享88折*

SBCOCT88C
特價貨品除外

  • 其他文章:

「好的手術,只救一個人,好的行政,可以救一萬人。」


馮康醫生(中)
馮康醫生文集裡「變」的這一章,娓娓道出醫院管理生活的點滴。他在「退下火線」一文談到「再次尋夢」,更使我回憶起有幸與一代改革者一起追夢的歷程。

1978年,比我高兩屆的馮康競選醫學生會主席,邀請我入閣,讓我接觸到「火紅年代」。五個級別的同學志趣相投,頗有薪火相傳的味況,渡過了多少個談理想、辯原則的良宵。十年後,這些活躍分子早已各散東西,在不同崗位工作,卻又因緣際會地重聚。當時政府醫院環境之惡劣,人手之短缺,病房及門診之擁擠程度,為現在新一代所難以想像。然「有志之士不懈於內」,仍留在公營系統默默耕耘者,多少有點理想主義。醫療改革的大時代背景,加上個別巧合事件,迅速凝聚龐大力量,爆發了1988/89年的香港政府醫生工潮。補助醫院及大學醫生亦迅速響應,加上梁智鴻議員的努力,逼使當局作出多項改善。昔日的學生宿舍場景變換成各大醫院的休息室,面孔卻是熟悉的:馮康、高永文、劉少懷、黎景光…再加上楊永強、周振邦等一眾資深醫生。這股「共業」進一步發酵和互相激勵,就變成視野的擴濶、對制度改革的期盼,和積極參與的熱忱。

這事件的深遠影響不在於當時爭取了什麼,而是孕育了一代的醫生跳出臨床,投身管理。這種「變」,得把專業前途拋諸腦後,需要一點傻勁。1990年底成立的醫院管理局,矢志破舊立新,鍾士元主席和董事局大膽起用新人,於是由楊永強開始,一批專科醫生逐漸轉職,學習和參與管理,並將醫療理想融入機構的文化和目標。這種模式形成了制度,廿多年來培育出大批醫院管理精英,此為國際上少見,其優點在馮康文章有所論述。

醫管局過去二十年改革的成績有目共睹,然而環境的急劇變化,卻又無情地考驗著眾人。正當大家一股勁地為改善服務、提升效率而忙得不可開交之時,1998年迎來亞洲金融風暴。公眾和同事都習慣了順景,管理局培養的是競爭文化,兩者皆不利於緊縮、互享以共渡時艱。面對減薪的沖擊和病人量不斷膨脹的壓力,機構須急劇地「變」。推行聯網制度以減少重疊,強調合作以抗衡競爭帶來的數量比拼,已成為新管理課題。到了2003年,一場沙士疫症引發的政治危機,導致改朝換代,為永恆的「變」賦予新內容。及至否極泰來,資源豐裕,新領導層卻又須應付工時和人手的挑戰。此乃事物之定律,非人的主觀意願所能左右也。

我在2005年末離開了醫管局,輾轉服務過非政府組織、大學和私營機構,個人生命與「變」結下不解之緣,亦從得失榮辱中獲取寶貴經驗與成長。昔日戰友各自精彩,其中馮康的堅毅、忍耐和精進素為我輩之表表者,從文集中可見一斑。「君子和而不同」,然可以肯定的,唯大家追夢之心卅年未變。無論在任何崗位,醫者都有道德上的責任,為醫治病人和促進社區健康而努力不懈,是為專業精神之真諦。

原文擇錄自《輕舟過渡萬重山》序 - 何兆煒醫生

1件產品

設置升序說明

格子 列表

1件產品

設置升序說明

格子 列表

Loading...
Please wai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