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熱線:3610 4901
​7.13 - 7.27​買滿$288即享88折*​​
SBCJUL88

回望1942,我們拯救了文化

讀本好書
發佈日期:28 Feb,2018
回望1942,我們拯救了文化

近年來,香港小說興起一股架空歷史小說的熱潮,如陳浩基的《13.67》、莫理斯的《神探福邇,字摩斯》等作品,都從歷史之中汲取教訓和靈感,從而轉出對於該段歷史的嶄新見解。黃獎所寫的《大營救1942》,則重新闡發香港二戰歷史,可謂相當生動、寫實。

二次大戰 中日都重視文化

當中所涉及的歷史不長,就只有英軍投降至日本全面佔領香港的三個月,即1941年12月至1942年2月。黃獎以架空人物山賊「蕭七」貫穿這段香港歷史,嘗試填補這一塊的空白。

蕭七原為山賊,本以打家劫舍維生。後來,日軍佔港,山寨異動,山賊們開始無以為計,出走山寨的蕭七展開了一段又一段的奇遇,加入東江縱隊,讓他漸漸踏上了保家衛國的道路。

作者從歷史中「拯救文化人」的一段作為重點借鑑,佔了小說大部份篇幅。劇情提及日軍無所不用其極去「捕獲文化人」,蕭七則為了「保送文化人」與日軍展開了一場白熱化的戰鬥。

歷史記載,當年為了「保送文化人」,東江縱隊的確以死相拼,分別將何香凝、柳亞子、茅盾、鄒韜奮等等文化名人保送大陸。作者以此一事,說明時即使處於戰爭之中,中日兩國都對「文化」何其重視。

保護文化 今不如昔

借古鑑今,當年東江縱隊力保文化的熱血,似乎沒有在今天的香港流淌。

七八十年代,香港經歷了文化大熱潮。千禧年後,熱潮退散。對外求索無門,對內藥石亂投。過去港人在戰爭中保護文化,以死相拼在所不惜;而反觀現在,為何會冷清如斯?

作者黃獎似乎在小說末段,給了我們一個啟示。在走到最後,蕭七需要拯救一位文人——戴望舒,作者就引出了他的這一句話:

「如果我死在這裡,朋友啊,不要悲傷,我會永遠地生存,在你們的心上。」

戴望舒在戰後不久便死去,但作為文化象徵的他,他的精神依然藉著書本文字而活躍於我們的心中。作者語尾一句點明「文化」的內涵,同時回答了香港現今文化低迷的原因。

反思文化 為歷史補白

現在我們活在一個物質橫流、資訊爆發時代。我們每天上學上班,從手機電腦接收成千上萬的資訊,使得內心已經疲憊十分,沒有面對內心、反身思考的餘力。我們對於文化的熱血,慢慢被消磨在現今庸碌的物質生活之中,再沒有思考,再沒有文化。筆者試想問,大家上一次坐下來,認真看書的時間,又是多久之前呢?

60年前的人們,即使在戰爭之際,仍敢以性命保存文化人,讓知識文化得以流傳,60年後的我們,卻似被「生活」折磨,拿出手機轆著Facebook之際,你又有多少用心思考過自己的內心?

黃獎的《大營救1942》以「文化」為軸心,透過歷史借鑑,展開了對現今「文化」的反思。這不但填補了歷史的空白,更填補了現今香港的空虛,人們不以為意,所忽略的部份。教你重新認識歷史之餘,更讓你對現在多帶一點落寞唏噓。

最新促銷